洛青绥

一时脑抽

我妹妹最近一直在听《卡路里》
我被洗脑以后,瞎改了一个同人写手版大家感受一下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有人唱出来就更好了哈哈哈】

打开lofter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写一个字 都要说声对不起
魔镜魔镜告诉我 我的灵感在哪里
码字 我要码字 我要日更几千字
码字 码字 我要日更几千字 码字 码字
为了不要OOC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写出正剧风 资料查了几小时
一段描写改几次 可惜热度还不给力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写出好文字
Wow
瓶颈期瓶颈期瓶颈
瓶颈期瓶颈期瓶颈
瓶颈期瓶颈期瓶颈
瓶颈期瓶颈期瓶颈
瓶颈期我的天敌
一定摆脱瓶颈期
红心 小蓝手 给个评论行不行
白嫖ky还BB
笔给你写别客气
红心 小蓝手 给个评论行不行
甜饼段子都给你
欢迎点梗请调戏
来来 拿起笔 写个段子小甜饼
生活已经很费劲
不吃甜的怎么行
来来 拿起笔 别再拖稿玩游戏
写个短篇练文笔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为了不要OOC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写出正剧风 资料查了几小时
写个甜饼没逻辑 可惜热度还过得去
生气 我不生气 我要练出好文笔

半寸日光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半寸日光

一个没有脑子的段子,依旧是不甜不虐不疼不痒的瞎想瞎写。

    在明楼的座驾被袭伤痕累累的时候,阿诚挺心疼的。
    倒不是他真的在意那点维修的费用,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俩车。
    这么说似乎不太准确,他不是喜欢这辆车,他是喜欢能和明长官彼此毫无伪装的待在这俩车里。
    新政府魑魅魍魉横行自不必多说,回到家里还得做戏给孤狼看维持着“不和”的表象,不能向大姐暴露身份惹她担心……
    算下来,他们也就只有在车面对彼此的时候才能暂时卸下伪装,开诚布公地聊一些什么。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聊,他从后视镜里看见他坚定的一双眼,眼神在触及那一瞬间就温和下去,扫过他唇角淡淡的笑意,又心满意足地回到眼前的道路上。
    有一点流年静好的影子。
    那时候他们不是明长官和明秘书,也不是毒蛇和副官,甚至不是眼镜蛇和青瓷,只是明楼和明诚。
    你看我已经长成了一株木棉,安静地与橡树并肩而立,我们的叶没有相交在云里,我们的根却在地底握紧,替我们絮叨着不能宣之于口的低语。
    现世安稳地像坠入了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你看,偷得的半寸日光。

【双北】旁观者说

盲狙全国卷三产物,一个大写的flag癌在努力解(wù)读(jiě)题目了
何漫画×撒兽医 清水无差
私设何漫画最后换回了他的脑子。

全国卷Ⅲ原题:
围绕以下三个标语写作
1981年深圳特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2005年浙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7年雄安走好我们这一代的长征路。
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文体不限,
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无论是人还是整个社会,都是被时间裹挟着向前走,被时光改变着的。
  四十年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会变得那么强大。
就像十年前没人知道不良少年的所有棱角都会被磨平。
                                                                              ——题记
  我没有想过还会有可能遇到何漫画。

  家里的猫主子突然软软地没有了精神,懒而黏人,总是半闭着眼睛不晒太阳也不吃东西。刚好附近有家宠物医院,就抱过来看看。兽医很健谈,笑起来眼睛里像是闪着光,满满的少年气。主子在被他挠下巴时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何漫画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有些偏日系的装扮比起在杂志上阳光了不少。他语调上扬着喊了一声“撒撒”,任由怀里的雪纳瑞把泥爪印印在他白色的毛衣上。
    “漫画,你们认识啊?”
  被叫做“撒撒”的兽医出声发问,我才发现自己和他攀谈的声音虽然毫无波澜,腿却抖得不成样子,估计是瞳孔的变化被这位敏锐的兽医察觉了。

  我最初遇到何漫画,是小学五年级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个作文比赛。他在角落里缩成小小的一团,不理会任何人,我去和他打招呼,他抬眼定定地看着我,阴沉的眼神吓得我不敢出声:“你怕疼吗?”我不敢说话,他在自己的手臂上挠出一条长长的血痕,面无表情:“他们都以为我不会疼,”突然露出一个让我做了三天噩梦的笑:“但是实际上我真的好疼啊。”
  后来再遇到他就是大学了,当年倍受欺凌的小男孩突然转换成了施害者。color7里的黑色,大概就是他童年里我参窥见,却没意识到的黑暗。
  赵星儿的死,大概是我整个大学时代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我本来在河边和男朋友约会,却亲眼看见她冲进海里,叫声凄厉而绝望。我开始整夜整夜地噩梦失眠,梦里童年所窥见的那双阴郁的眼向外渗着血。
与我同样遭遇男友在三日后自杀。我坐在心理诊疗室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后来我大学跨专业考了应用心理学的研究生,了解到我当时的情况应该属于PTSD临床表现的回避和麻木类症状。

  撒兽医压着何漫画一再地向我道歉,我摆了摆手让他相信一个心理医生的自我调节能力。
  不难看出他们的恋人关系。毕竟何漫画注视着撒兽医的视线里满满都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我突然就想起很久前看到过的一句话,
  一切心病最初的模样,都是爱的形象。

  十年前黑色的不良少年在十年后的阳光下笑得温驯柔和。
  十年前太宰治的狂热粉丝十年后成为了弗洛伊德的信徒。
  你看,故事还没有走到最后,我们却都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但这样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

【楼诚深夜60分】杨絮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玲珑

    正是四月里的大晴天。阳光明媚得教人向窗外看一眼就能感到被暑气渗透了肌肤。
    可北方的东风偏偏学不会南方惠风吹面不寒绕袖弄摆的温柔和煦,裹挟了满天杨絮四野肆虐,八级大风硬生生将艳阳天的温度吹低几度。
    行人步履维艰,喧嚣的杨絮倒是好看得紧,活像阳春时节一场不合时宜的大雪,又浪漫又伤情。凌远站在窗子边往外看,脑子里不经意蹦出来一局诗
    玲珑翦水空中堕,的皪装春树上归。
    明明写得是雪,偏偏那么契合。

    小李警官出差,凌院长就不是很有心情做饭,倒也记得到食堂安抚一下自己的胃。然后戳开朋友圈,很好,小狮子有乖乖的吃午饭。
    再往下翻,护士站的小姑娘们激动的奔走呐喊了一上午,推送被封,又放长截图。姑娘们的心理活动总结起来就是大写加粗的“辣鸡渣浪”四个字。

    凌远有些发愣,他和李熏然在一起十分顺其自然,两方的朋友还帮了不少忙,他们在一起众望所归得他差点忘了他们是应该被归类为非正常的特殊人群。
     他倒是不介意外人怎么看,过日子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外人再怎么指手画脚,又与他们何干。但想到他的小太阳被他受着他保护的人戴着有色眼镜审视甚至有可能诋毁,终究免不了满心愤慨内疚。
     一行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只一句
     小李警官辛苦了,回家给你做红烧狮子头。
     那边很快回复,老凌最好了,附带一个亲亲的表情。
     被亲亲的老凌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窗外的杨絮被朔风裹挟着肆意游荡,像极了一场落在明艳阳光里的纷扬大雪。
     玲珑翦水空中堕,朔风腾絮心上寒。

辣鸡渣浪    辣鸡敏感词

时间错位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轮回

这个关键词让我想到了曾经的一个虐梗,只是舍不得虐楼诚一直没写,但是忽然发现好适合虐明台啊…………_(:з」∠)_

        于曼丽站在巷口,两个辫子乖顺地耷拉在肩上,短衣襟的胸口上是自己绣着的一朵花。
         她在等伙伴一起去私塾。
         但是她被一个中年男子拦住了。
         那个人似乎迷了路,问她路却又模模糊糊说不清楚。
         男子讪笑,说自己往年受了伤,脑子出了点问题,叫她别见怪。
         她微笑地陪他坐下,听他絮絮叨叨。
         他问她知不知道有种病叫做时间错位症。
         她摇头。
         他应该没看到,继续自言自语般解释。

         得了这种病的人,她的精神会无意识地游历于生命的各个时间段之中,毫无逻辑地变化,就像一生都在时间隧道来回穿梭。
        假设你是在这个人认为自己20岁时认识她,3年之后她的精神年龄倒退成了17岁。那么对于她来说,你应该是3年后才会遇到的人。所以有关你的记忆,会在她的大脑深处被封印掉,直到某一天,她的精神认为自己20岁的时候,她才会记得你。

         于曼丽打断他,没有再听下去。她的朋友来了。她站起身来同他挥手道别,转身欲走,他忽然问,
         “对了,忘了问,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十六,怎么了?”
         “没什么,祝你愉快,美丽的小姐。”

         没什么,我遇到你那年,你十九岁。

         明台转身,该回家了。
         大哥和阿诚哥还在等着我回去吃饭呢。

        丧钟计划那天曼丽被戴局长的人暗中救下,只是就此患了这种奇怪的病,便再度被抛弃。
         抗战胜利楼诚诈死,暗地里接了人转移到巴黎,继续当他们的明教授和明助教,过起了白天在学校相视而笑闪瞎学生,晚上回家耳鬓厮磨闪瞎小弟的幸福生活。
于曼丽在特殊的疗养院,有人陪她演她不定时的人生。明台每年这个时候都去看她,只是她有时是饱受折磨的14岁,有时是满目疮痍的15岁,有时是岁月静好的16岁。唯独没有过与他相遇的19岁。
         不过这样也好,就像你重新再走一次你的人生,只是这次你没有遇到我。就不要再为我这样的人伤心了。

        然而明楼明诚并没有等他们的小弟回家。
        巴黎的春天,日光正好花正俏,约会的好天气。
        为你诵一首情诗,送你一束娇艳情意,陪你信步一湖绮丽。
        异国餐厅里,微漾的烛光,微醺的爱人。
        琴瑟在御,现世安稳。

鬼知道我日语课都在学什么

        因为最近倍受“背诵全文”的摧残,我做了一个特别……一言难尽的梦。
        大致就是,阿诚坑了梁萌萌一对镯子,南田小丸子问,就说是梁萌萌送的。小丸子就小声吐槽阿诚是“かぐや姬”。【辉夜姬】
         然后!高潮是!明长官顺手牵过阿诚的手!笑得一脸褶子!对着小丸子一脸大写的得瑟:“愛はお金では買えません。”【课文原句:爱是无法用钱买到的】

         然后小丸子就领便当了。

         明长官秀恩爱的新境界。

铜墙铁壁。
这是我翻译这句话时的第一反应。

再丑的字也阻挡不了我的亢奋。

老师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两个人的关系切也切不断,密不可分,你没办法把它破坏掉。
其他人的反应都是藕断丝连,只有我猛然想起某两位虐狗大师明先生。
然后老师让人用这个词组造句,被点名的男生非常官方地回答,人和空气是密不可分的。
我暗搓搓地在笔记本上写:【あの二人は切っても切れない関係であるんよ~】(那两个人是铜墙铁壁的关系哟~)

所以南田小丸子和汪处长的对话大概是这样的?

——知ってるの?
——こちらは先輩の明樓さんと彼の執事の阿誠さんです。
——彼らはどな関係である?
——切っても切れないね。

一个段子

关键词:急刹车
@楼诚深夜60分

改编自一个如此之蠢的我的真人真事。

        后来明诚终于客服了心理恐惧学车,最先记住了刹车在哪以及各种跳车逃跑的方式。

        这不能怪他。是明楼的锅。

        那时明楼刚学会开车,带点得意意味带他出去玩。路过一家洋点心店,明楼下车去给小阿诚和小明台买小蛋糕,把阿诚一个人留在了车上。
        四面车门关紧的车里特别热,小阿诚想要尝试打开窗子透一下气,却不知道碰到了哪里,车一下就向前飙去。
        据明楼事后回忆,他买完蛋糕回来就看见自家汽车自己向前跑了,虽然速度慢得可以用“挪动”来形容,他前跨两步就能追上,但小阿诚还是真的被吓得不行,在他打开车门的瞬间扑倒他怀里带着哭腔喊“哥哥”。    
   
        后来明秘书长兼任明长官私人司机,各种车都开得得心应手。也很久没有再喊明长官“哥哥”。
        嗯,除了特殊时期。

【楼诚】落雪白头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清水

          强行扣题
          起床上课突然发现北京下雪了,码字的念头蠢蠢欲动。虽然后来有人科普这个更应该是冻雨不是雪……我脑洞都写了一半了你告诉我它不是雪?!

        冬天都已经过了,谁知道沉寂了一冬的上海会在春分前突然洋洋洒洒落下雪来。
就像谁也没想到左肩枪伤都面不改色抗下来的阿诚会因为风寒卧床。
倒春寒了。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明长官难得伺候别人,像照顾幼年的阿诚那时一般放缓了手上动作,温和了吴侬软语:“马斯滴,谷了格两提就怒无起来了,岑题到了(上海话:没事的,过了这两天就暖和起来了,春天到了)”
【我去问了上海的同学,发音不准的话不是我的锅】【看到这里会不会突然出戏】【皮这一下我可开心了】
         芝兰玉树的少年一双鹿眼熠熠生辉:“是啊,春分都快到了,这点倒春寒,嚣张不了多久的。”
从去年十一月起,美国发起了对日本各大城市的战略轰炸,前几日更是夜袭东京,轮番轰炸塑造了另一个人间炼狱。
        日本战时经济损伤惨重,自顾不暇,想来已难成气候,胜利大概是不远的了。
         心情大好的明秘书长一觉醒来已好了大半,兴冲冲跑出去看雪,却郁气而返:“大哥,这哪是雪啊,虽然看着像,可这分明是冻雨啊……”

         倒是想起来两场真真正正的雪。
         一场在幼年时,纷纷扬扬的雪掩盖不了满身伤痕,好在严冬终过,春风送了他满心暖意,还有一个春日暖阳般的哥哥。
         一场在伏龙芝,朔风白雪隔断了南望的视线,他想起有个人曾经跟他说落雪白头,手中的笔提起又落下。素笺欲寄恐不至,今夜落雪知不知。然后看着那句瘦金体笑自己矫情。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明长官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带点讨好意味勾勾阿诚的掌心,漫不经心又意有所指:“听说巴黎大学夏天的时候很漂亮。”
        明秘书长翘起的嘴角又落下去。眼里涵着一湖清水,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波涛汹涌。
        抗战结束,两党必有一战。
外敌已清,中国人就要同自己人作战了。
这是他们所不愿看到的,他们的信仰是爱国,而非任何一方政党。
         是懦弱也好,是逃避也罢,既然阻止不了,不如远远地走开,不去看自己深爱的人们自相残杀。
         明秘书长攥紧了掌心里作乱的几根手指:“记得带上明台。”
         还有大姐,她还在照片里看着我们呢。我们都要好好的。

        是该说我自私吧,祖国百废待兴,我却在这个关头逃走。只是我想啊,我前半生为国抗外,落得个汉奸名头,豁出去了青春年少一腔热血,失了亲人败了名声。不说毫无怨言,至少绝不后悔。但往后就要上演自相残杀的戏码了,这种时候就让我自私一回吧。
         前半生如烈酒,热血激昂,挥斥方遒。
         后半生愿如清水,恋人相伴,共度余生。
         只是霜雪落满头的话,怎么算得上是白首呢。
         白首,就得是我陪着你,垂垂老矣,不改初心。

【楼诚】好梦不堪醒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最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我觉得不虐】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齐物论》

你的墓碑在山上。湖畔旁,树林边。
墓碑上,明诚。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未亡人,明楼。

多年无雪的上海覆上厚厚霜白,冷意彻骨。
曾经开过玩笑说你死了我就跟着殉情去,到了阴曹地府里我还是你大哥是你先生,就是要处处压你一头,让你只能随我一人,爱我一人。可是当你真的丢下我一人,独赴黄泉,明楼固然可以为你殉情,眼睛蛇却不可以。你不是为了我的颓废而牺牲的,棋盘上无论失去了哪一颗棋子,只要敌人的王还在棋盘上苟延残喘,这盘棋就必须得走下去。
我跪在你的墓碑前,质问你怎敢离我而去,又絮叨你肯定理解我为什么不能立刻和你团聚,恳求你走慢点等我一阵子。我拥抱冰冷石碑却温暖如曾经拥你入怀。
睁眼,石碑温暖是因为我真的拥你在怀里。

原来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离我而去,六尺之下,无悲无喜,留我一个人被过往禁锢不得逃脱。
还好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没有你的陪伴,还要走完余生。
失而复得,最惊喜,也最后怕。

我怕这一切都只是南柯一场大梦,醒来后发现枕边的温度只是自己的臆想罢了,刚刚的梦境才是真实。
但我又不怕此刻和你在一起是梦,我怕有一天我突然就醒了。
没有你,还要走完余生。

我明楼,汪伪政府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我最怕死,为了活着不惜背叛祖国当汉奸。
我眼镜蛇,中共地下党上海情报组组长,为了家国抱负站在悬崖边上,沉稳端庄,什么都不能使我惧怕。
实际上,我也只是不怕死而已,我怕的东西那样多。我怕家国不复,乱世难逃,怕信仰不在,怕我所珍视所守护的一切东西,最后都无法守住。
最最怕,形影相吊,孑孑独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