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绥

【楼诚】秀个恩爱要什么名字,无题

首先我逼逼一下
我遇到楼诚有些晚,又一直不敢下笔怕自己瞎写一个不小心就是大写的OOC。
但我真的很喜欢他们,不写点什么总觉得不甘心。
然后我终于向他们下手了。

大概是一封不会寄出去的明长官的情书


私以为,所谓的爱情,无非就是,一粥一饭,一抬眼一垂眸。你不言语,我也能懂。我不开口,你也听清。
眉眼相接时的笑意,肌肤相亲似的低喘。我们最天生一对。
我抬眉你扬唇,我佯怒你装傻。
狡童。
近日来却发现,我所以为的爱情,却也只是我以为罢了。
按照市井里的说法,我大概是不爱你的。
莎翁在他的戏剧里说,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真诚的爱情,永远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的。
而我以伴侣的身份站在你身侧,我所感受到的,没有过分的甜蜜,没有太大的痛苦。如茶,淡淡的,却一直能喝出回甘,是我可以喝一辈子的味道。这里面如影随形的苦却也无非是我无法站在阳光下,我给你的情感也不能站在阳光下。这是我亏欠你。
我是亏欠你的,在爱这个问题上。你给我的爱远远超出我给你的份量。我走到你身边的道路一直都很平坦而顺其自然。我惭愧惶恐,却又可耻的心安理得沉溺享受。
泰戈尔说,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自由。
但从我不再以大哥的身份站在你身侧的那一刻起,你的余生就没有了自由,而我也绝不会给你自由,你的余生将牢牢的与我捆绑在一起,无可逃脱。
所以就算按照市井的说法,我是不爱你的也罢,我是眼镜蛇,我自私而专横,我绝不会放你所谓的自由,你这一生只能和我一起,别的人不准觊觎。
最契合的灵魂,怎么可以放走呢?
我没有你爱我那么爱你,用余生补偿够不够?
无论是我束缚你,还是你牵绊我,我们就这样彼此扶持彼此囚禁,从战乱国破到现世安稳,从风华正茂到黄土白骨。
阿诚,我的阿诚。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