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绥

【楼诚】失控

文如其题,走心走肾二连击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flesh和ring my bells
我大概是早就没救了

酒醉是个很好的借口,平常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只要喝醉了,就什么都敢了。毕竟喝醉酒的人,不论做了什么,都不能算失礼。
酒后就敢吐真言了,酒后乱性,也就敢了。
不用真的醉了,真的醉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一点微醺就好,酒精稍稍放慢了大脑的处理速度,心底隐晦的欲念就压制不住了。
——那就不用压制了。
——拉着那个人的领带强迫他低头,带着一身酒气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用唇去触碰那个人的眉眼,咬他的唇,啃啮他的锁骨。
——用湿漉漉的眼镜看着他,带着哭腔软软的呢喃,喊哥哥,喊先生,一直喊到他的呼吸也和你一样乱起来。
——喝醉了就把理智丢了吧。引诱你撩拨你,看着你犹豫挣扎而无可避免的沉溺。
——占有我驯服我,只限今晚。
——我醉了。

平时也不是不常喝酒的人,但跟着明楼大多都是红酒,一杯威士忌下肚,阿诚就不出所料地醉了。
明楼半扶半抱着醉的一塌糊涂的人感觉自己的头痛病又犯了。
“哥哥……”阿诚糊里糊涂地叫着,眼里一片朦胧,身体不安分地扭动着,扯着明楼的领带,嘴唇也挨到了明楼的嘴角,向着明楼的下唇狠狠咬了下去。
明楼的理智摇摇欲坠,却还记得唾弃自己禽兽不如。
早就不记得什么时候起的非分之想了,发现的时已如覆水难收,这是悖德的,明楼有这个觉悟。深渊里有他一个人就够了,只要他能看着他的阿诚在阳光下生活。喧嚣的欲念一直被强大的理智压抑着。但今晚上禽兽就要突破理智的牢笼了。
“阿诚,你醉了……”低低的呢喃宛如叹息。
“先生……”锁骨隔着薄薄的衬衫感到了湿意,胡乱啃咬舔舐的阿诚抬头,眉眼里的笑意暧昧而隐晦“先生没有醉吗?”
“……是,我早就醉了。”
——我醉了,还要理智干什么呢?

夜幕里是浓郁的酒味,迷乱,又无比清醒。

纵然度数不是很高,威士忌始终算是烈酒,为了投怀送抱猛灌了自己一杯的阿诚第二天成功地因为胃疼蜷在床上享受明长官为数不多的全方面伺候。
某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犹犹豫豫地喊了一声阿诚,数次欲言又止都在坚定执着的目光里败下阵来。

——我们无法名正言顺,是我亏欠你。
——我不在乎,只要能陪在你身边。
——把你也拉进深渊里,是我亏欠你。
——我不后悔,你就是我毕生的信仰。

——你不会娶妻,我也陪着你不成家。这世界上不是只有夫妻才能同生共死相伴一生,我们也可以。

写开头的时候我就是刚喝了点威士忌处于“微醺”的状态的,第二天也真的胃疼了。
然而阿诚哥胃疼了有大哥照顾,我只能自己忍着。
【裹紧我的小被子.JPG】
呵,小情侣。(๑˙ー˙๑)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