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绥

【楼诚】好梦不堪醒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最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我觉得不虐】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齐物论》

你的墓碑在山上。湖畔旁,树林边。
墓碑上,明诚。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未亡人,明楼。

多年无雪的上海覆上厚厚霜白,冷意彻骨。
曾经开过玩笑说你死了我就跟着殉情去,到了阴曹地府里我还是你大哥是你先生,就是要处处压你一头,让你只能随我一人,爱我一人。可是当你真的丢下我一人,独赴黄泉,明楼固然可以为你殉情,眼睛蛇却不可以。你不是为了我的颓废而牺牲的,棋盘上无论失去了哪一颗棋子,只要敌人的王还在棋盘上苟延残喘,这盘棋就必须得走下去。
我跪在你的墓碑前,质问你怎敢离我而去,又絮叨你肯定理解我为什么不能立刻和你团聚,恳求你走慢点等我一阵子。我拥抱冰冷石碑却温暖如曾经拥你入怀。
睁眼,石碑温暖是因为我真的拥你在怀里。

原来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离我而去,六尺之下,无悲无喜,留我一个人被过往禁锢不得逃脱。
还好我只是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没有你的陪伴,还要走完余生。
失而复得,最惊喜,也最后怕。

我怕这一切都只是南柯一场大梦,醒来后发现枕边的温度只是自己的臆想罢了,刚刚的梦境才是真实。
但我又不怕此刻和你在一起是梦,我怕有一天我突然就醒了。
没有你,还要走完余生。

我明楼,汪伪政府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我最怕死,为了活着不惜背叛祖国当汉奸。
我眼镜蛇,中共地下党上海情报组组长,为了家国抱负站在悬崖边上,沉稳端庄,什么都不能使我惧怕。
实际上,我也只是不怕死而已,我怕的东西那样多。我怕家国不复,乱世难逃,怕信仰不在,怕我所珍视所守护的一切东西,最后都无法守住。
最最怕,形影相吊,孑孑独活。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