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绥

半寸日光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半寸日光

一个没有脑子的段子,依旧是不甜不虐不疼不痒的瞎想瞎写。

    在明楼的座驾被袭伤痕累累的时候,阿诚挺心疼的。
    倒不是他真的在意那点维修的费用,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俩车。
    这么说似乎不太准确,他不是喜欢这辆车,他是喜欢能和明长官彼此毫无伪装的待在这俩车里。
    新政府魑魅魍魉横行自不必多说,回到家里还得做戏给孤狼看维持着“不和”的表象,不能向大姐暴露身份惹她担心……
    算下来,他们也就只有在车面对彼此的时候才能暂时卸下伪装,开诚布公地聊一些什么。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聊,他从后视镜里看见他坚定的一双眼,眼神在触及那一瞬间就温和下去,扫过他唇角淡淡的笑意,又心满意足地回到眼前的道路上。
    有一点流年静好的影子。
    那时候他们不是明长官和明秘书,也不是毒蛇和副官,甚至不是眼镜蛇和青瓷,只是明楼和明诚。
    你看我已经长成了一株木棉,安静地与橡树并肩而立,我们的叶没有相交在云里,我们的根却在地底握紧,替我们絮叨着不能宣之于口的低语。
    现世安稳地像坠入了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你看,偷得的半寸日光。

评论(2)

热度(32)